银行金融业务
上世纪80年代早期,随着新加坡政府旨在把新加坡建设成区域性金融中心的政策出台,新加坡得以吸引了很多一流的全球性银行来此开设分支机构。但当各家银行开始运营时,却发现到新加坡当时缺乏有足够经验的律师来处理复杂的跨国业务,对伦敦与纽约的市场运作也不太熟悉。

在此情况下,政府接受建议,同意由Freshfields作为惟一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开展新加坡法律业务(并聘用有资格的新加坡律师)。

我们的Tan Peng Chin先生与Chandrasegar先生均有幸在1982至1987年间从业于Freshfields。

或许正是得益于这个历史渊源,本所现在至少为20家国际银行提供法律服务。

这些银行都各自提供不同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范围从船舶融资到项目融资、结构贸易、商品融资,从提供私人金融服务到资产管理、外汇或掉期交易、银团贷款、债券、多种货币贷款以及票券发行融资等。因此我们可以当之无愧地说:我们的金融律师具备本地和地区性金融业所有方面的丰富经验。
 
一些银行业客户已经决定聘请我们作为 法律顾问 法律顾问



全面服务

我们的律师曾协助一些外国银行关闭其在新加坡的分行,如富国银行、阿穆尔太平洋银行、德克萨斯第一城市银行、德国公共经济银行、朝日银行、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

我们更曾为更多银行开设分支担任过代理,因此,我们完全可为银行业客户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法律服务。

在关闭银行的过程中,最不同寻常的是律师不但要为不同资产的过户、转让、关闭或者终止提供咨询,同时还要熟悉劳动法方面的事务,诸如雇佣合同、裁员、税务等等。最重要的是,由于此类案件所牵扯到的压力、苦衷及复杂情绪,无论对待银行客户、雇员、总部或任何相关人等,代理律师均必须对相关各方的艰难处境保持敏感,并在与各方交往时审时度势,权衡利弊,灵活应对。

尽管我们从不以中介机构自居,但只要可能,我们就会把这些被裁减的雇员介绍给那些正在拓展业务的银行客户。当客户同时也是我们的朋友时,能够提供这一服务让我们颇感自豪。



兼并与收购

兼并与收购是我们企业业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的客户范围从跨国公司、上市公司、私人公司到中小型企业。我们的法律专长与经验涉及面很广,贯穿证券(包括上市与非上市公司的大宗控制股票)的普通买卖交易、战略伙伴的业务与资产转让、反向兼并竞标、私有化与重组、跨司法辖区兼并与收购。我们在兼并竞标、杠杆收购和管理层收购方面的法律实践也享有一定声誉。

从开始阶段到整个委托代理期间,我们专注于通过快捷而高效率的方式提供富有成本有效性的务实解决方案。在一次上市公司的恶意收购案代理中,我们就以迅捷而低本高效的解决方案赢得了公司大股东的格外好评。这位股东在没有进行适当法律咨询的情况下因所收购的股份超过了强制要约限额而违反了《收购法规》下的强制要约义务。面对法律制裁和民事诉讼,他委托我们与收购监管部门进行协商。我们向收购监管部门提议并对小股东的实施了一项数百万美元的赔偿方案,此举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从而使我们的客户避免了遭受可能十分严重的刑事处罚。

我们的高级主管之一-Chandrasegar先生曾出版颇受好评的著作-《英国、新加坡与香港的收购与兼并案》(朗曼出版)与《收购与兼并》(Butterworths出版)。他还与人合作撰写了《新加坡企业文秘实务手册》一书,此书由Thomson Information (SEA)公司出版。



金融衍生产品

我们也开展柜头(”OTC”)交易及交易所衍生产品等各种类型的金融衍生产品咨询服务。我们的专长涉及所有形式的掉期交易、远期和利率期货、柜头期权、权证产品、货币、股权、商品、回购与证券借贷交易,及其它资本市场交易,如涉及资产担保证券、股权、债务、结构性债券及带嵌入式衍生产品的混合型证券。



企业金融与资本市场

我们为客户提供广泛的企业金融咨询服务。在公共和私人股权与债券发行中,我们曾为发行商、发行安排人、经理与担保人担当代理。我们还曾参与咨询业界在公开收购竞标及私人对上市公司控股权收购背景下的公私债务、权益融资等问题的咨询,以及公共领域筹资合法性方面的法律咨询。我们的企业金融法律服务与银行金融法律服务存在紧密的内在联系。在银行与金融中介领域我们也享有较高声誉,业务涉及多货币银行借贷、联贷、结构型资产融资(包括项目融资、中期票据项目、资产证券化和衍生产品)。



资产与财富管理

我们的企业、银行与金融部门拥有一支精干的律师团队,专门提供基金与财富管理服务。凭借50多年的综合法律实践经验,我们旨在努力确保我们的客户能通过经验丰富、成熟老练且熟悉业内问题的律师获得优质服务。

除了基金与财富管理方面的实践经验外,我们的律师均来自不同背景,具备国际资产管理公司的内部经验以及银行业、结构型贸易融资、综合企业与商业事务和商业诉讼方面的从业经历。这种多元化的职场经历使得我们的团队对各种问题及交易均能采取更为宽广的商业视角。

我们资产与财富管理业务部门所提供的法律服务包括:

  • 集体投资方案(包括直接投资方案与联接基金)组合规划
  • 本地与海外基金在新加坡的授权与认证申请
  • 公开发售文件的起草,包括简章与信息备忘录
  • 许可证法-如证券与期货法(SFA)或财务顾问法(FAA)-及其它企业注册和经营许可证法规咨询
  • 影响不同投资产品的法规要求咨询,包括零售业公共基金,对机构、成熟及合格投资者的证券发售,私人股权与资本私募。
  • 公积金投资计划(CPFIS)咨询-包括向公积金董事会提出基金管理公司资格申请及将基金项目纳入公积金投资计划的申请
  • 《MAS Notice 307》条例下投资相关保险产品的发行与公开要求咨询。
  • 在海外司法辖区(如卢森堡、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毛里求斯)设立基金项目
  • 为新加坡的基金管理人(FSI计划下)、外国投资者及托管人(经核准的托管人计划)提供咨询和税收优惠申请服务
  • 为不同服务业者起草附属协议,如登记员、管理人、行政代理、转让代理、分销代理、投资经理和投资顾问。
  • 涉及《国际掉期及衍生工具协会(ISDA)总协议》、《交易对方计划表》、信贷支持附录以及《PSA/ ISMA全球回购总协议(GMRA)》的咨询与谈判服务
  • 为基金经理和托管人提供风险管理、遵办计划书、主要操作规程方面的咨询与起草服务


房地产与财产转让

新加坡的财产转让法律业务在2002/2003年间经受了一场巨变,其中“标准收费”被取消。

理论上说,2003年以前的“标准收费”规定,无论客户选择哪一家律师事务所,根据成交额而确定的律师代理费基本完全相同。

随着标准收费的废除,收费标准完全听任市场行情主宰,似乎新加坡的所有泡泡茶生意人一下子都成了财产转让律师。

但正如做生意总会有一个既定价格一样,财产转让业务的代理费用最终达到一定水平,从而保证了专业律师能够为客户提供合适的服务。

取消标准收费后所出现的一个意外后果是,现在几乎找不到几个30岁以下的财产转让方面的专业律师,因为大多转让业务根本无法达到年轻律师所期待的报酬(或者无法争取到像其它法律业务那么多的业务量)。

现在Tan Peng Chin LLC有三个财产转让律师,两个高级主管(他们于2000年加盟我们前都曾在新加坡当时的头号财产转让事务所-Khattar Wong & Partners工作过15年以上),而另外一名主管加入我们前则曾在Allen & Gledhill供职。

我们的财产转让律师曾代理过新加坡的多项重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如:Scotts 28, Ardmore Park, Great World City),乌节路美丽殿大酒店的销售业务,百得利6路及IKEA当前所在地块的收购业务;就在去年前后,我们还为多家上市公司(如:TT International,Armstrong Industrial Corporation等)提供过代理业务,这些公司向各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出售的房地产总价值达3.5亿新元。我们还代理了SIA、Centrepoint和NTUC等公司的写字楼与零售店面租赁业务。

我们为所有新加坡银行代理抵押贷款业务,并自1999年起一直是中央公积金局的专家组成员机构。


商法
如果您正打算在新加坡开展商务经营,请来跟我们洽商。我们向您提供最合适的经营方式(独资经营、合伙经营、有限合伙经营、子公司或者分公司)咨询,也可以帮您建立公司或起草相应的合伙契约。如果您是外国人,我们还可以帮你申请劳工许可证。

接下来,我们还可以帮您起草相应的员工雇佣合同,进行办公楼宇的租赁谈判,以及为您提供您各种相关领域的商业协议(例如:特许经营、经销资格、代理等)咨询。我们还可以帮你注册商标,以保护你公司的标识权益。

由于《新加坡公司法》要求公司必须将某些营业收益在相关主管部门备案,以保持某些法定档案记录,我们则可以为您的公司提供秘书服务,确保您的公司遵守相关的公司管理法规。

如果您的公司经常需要法律事务协助,但又没有不需要聘用全职企业律师,那么我们会很荣幸与您订立常驻律师聘请协议。您只需缴纳固定年费,我们整个事务所即可代理贵公司的全部法律事务。.



雇佣法

早在1991年南洋理工大学建校之初,我事务所的Tan Peng Chin先生就受该大学委托为其各级职员、助教、讲师、教授、访问学者等起草标准雇佣合同。同时,我们还负责编写了《南洋理工大学雇佣手册》。

我们经常协助跨国公司制订在新加坡的雇佣政策,帮助他们创建人才激励和保留机制,同时确保这些政策在新加坡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与世界范围的普遍做法保持一致。如果他们雇用外籍员工,我们还可以协助申请劳工许可证。

我们还为一些上市公司的《雇员股权计划》提供过咨询。



知识产权

我们为知识产权所有方面的各种客户提供代理。我们的客户中包括新加坡三个音乐版权收费协会中的两个。我们也代理了一些跨国公司,例如欧特克、富士通个人电脑公司、GE Money(通用电器消费信贷公司)和O2等,同时也包括新加坡的一些上市企业,如Asia Pacific Bureau、BreadTalk集团、MediaCorp和United Tested Assemby Centre Ltd.

在交易事务中,我们管理着多家上市公司的世界知名商标。我们起草协议,并就商业性知识产权、媒体及竞争法等问题提供咨询。

我们的诉讼能力涉及知识产权诉讼的各个方面,包括中间禁止禁令申请,以及搜索令的申请、执行、监督执行。我们的律师也经办过多宗涉及知识产权法的重要案件,其领域涉及商标法、版权法、专利法、外观注册法等。

在强制执行事务中,我们的服务包括申请和执行搜查令,及其后对不法者的起诉。我们还为跨国公司、新加坡当地及本地区的企业规划、实施及管理强制执行策略。此外,我们还协助客户与政府机关交涉法规修正和执法变更事宜。


科技与电子商务
我们IT领域的专业律师团队对电脑、手机、高保真音像设备、等离子电视等所有高科技产品和网络购物始终保持密切关注。

我们的技术法与电子商务法律业务部在商业网站普及之前就已经初具规模。早在1998年,我们就认识到新加坡将成为一个科技决定商业效率的社会。我们在当时就组建了信息技术和电子商务法律业务部。我们是向股票经纪人提供互联网股票交易及创建互联网股票交易系统相关法律事务咨询的最早事务所之一。在美国顾问的大力协助下,我们曾至少为20家蓝筹机构客户进行过Y2k 稽核。此后,我们就开始涉足更广阔的科技领域。

那么,与同行律师相比我们具备哪些特色?正因为我们的IT律师对科技始终保持密切关注(并经常进行网络购物),使我们得以能够对贵公司所采用的科技了如指掌。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我们的业务能力,那就是“内行事内行办”。




特许经营和持证经营

特许经营是一个很多人都曾耳濡目染的经营理念,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品牌便有麦当劳、汉堡王、肯德鸡。

在特许经营中,特许经营商在交纳一定费用之后,可从授权者得到业务经营、市场营销及运营战略,以及以商标形式使用授权者名称的权益。

特许经营的最大好处就在于有利于经营商降低创业风险,这是因为特许经营通常起步迅速,并且盈利较快。其它好处还包括授权商所提供的管理、营销和运营方面的专业知识,以及立竿见影的品牌知名度。

随着新加坡企业的品牌建设,特许经营将成为一种很重要的业务扩展手段。

我们的律师在特许经营协议方面有着广泛的经验。我们曾代理过BreadTalk、Hard Rock Café, Planet Hollywood及哈根达斯的特许经营事务,也经办过Calvin Klein/CK、Armani Exchange、Donna Karan、DKNY 和 D&G的持证经营事务。


竞争法
竞争法于在2005年1月1日首次在新加坡推广实施。针对限制性协议和市场优势滥用的实施规定于2006年1月1日开始实行。

概括而言,竞争法主要是为了防止企业从事任何限制性的反竞争活动。因此,一切旨在影响、防止、限制或扭曲竞争的协议在新加坡均受到禁止。任何在新加坡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都必须承担一项额外义务,即不得通过掠夺性行为、垄断价格、限制生产等方式滥用其市场优势地位。

企业主管有义务确保他们的企业依法经营。而且,违法竞争行为将造成繁琐的调查、高额的经济处罚、第三方诉讼及声望与信誉损失。因此,对公司和企业来说,确保遵守竞争法规至关重要。

竞争法还可以用于反制其它企业的反竞争行为,并帮助商家开拓仅被一家或少数企业占据的市场。

在《竞争法》出台之前,我们就曾与客户合作就实施前的立法草案向主管当局提交过意见。


民事诉讼
如果把诉讼比喻成武术,那么我们的诉讼律师便是师出名门的武术或空手道高手。我们的 “黑带”诉讼律团队均曾受业、供职于于新加坡最好、最大的诉讼事务所,如Drew & Napier,Rajah & Tann,Rodyk & Davidson,Baker McKenzie、Wong & Leow,和Lee & Lee。

我们的诉讼律师及律师助理都是经过猎头机构或者“精挑细选”才加入我们的诉讼与ADR(替代纠纷解决)部门的。2004年,为满足我们日益扩大的当地和外国客户群的诉讼与仲裁需要,我们对此部门进行了重组。

我们具备经办从简单到复杂各类诉讼案件(例如代理中国航油破产案中的主要债权人)的完全实力。我们的诉讼律师还曾在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国际刑事法庭(ICC)、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的仲裁中担任过诉讼律师。

我们每天都将最好的服务呈现给您。我们的客户要求诉讼律师提供高质量、专业、敬业的服务,而他们都能如愿以偿。我们的诉讼律师将以最优的服务质量、专业知识及精诚奉献精神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将竭诚在日常工作中为您提供最上乘的法律服务。

我们的努力方向就是让您的对手大伤脑筋而彻夜难眠。

我们还会因为在诉讼程序中过关斩将、凯旋而归而与您共享赢得案子的喜悦。



破产

“不仅仅是中航油”

有人说,中航油新加坡公司的破产案是近年来新加坡最大的公司破产案。我们对此完全赞同,因为我们的诉讼律师亲历了诉讼过程,并在一桩1千8百万美元的讼案及破产诉讼中代表SK Energy Asia公司起诉中国航空油料有限责任公司(CAO)。

在中航油案中,我们决定只为一家债权人提供代理,而不是同时代理几家。这样,我们就可以专心致志地为客户的单独需要和利益考虑,维护他们的立场,而不必担心因其它债权人的权利与利益而有失偏颇。

我们为SK Energy Asia公司的代理也为我们赢得了著名的《亚洲法律事务》-新加坡破产与重组案2005年度大奖。

我们的企业破产诉讼律师还在当前的各大案件中为客户充当代理,如:代理新加坡某著名电信与连通性服务提供商的司法经理,代理新加坡某大型建筑及施工公司的清算人(此公司曾参与多项政府房屋建造合同)。

尽管我们并不希望有公司绝望地陷于财政赤字,但是世事如棋,福祸难料。当企业濒临困境的时候,我们可以及时伸出援助之手。



海事及航运诉讼

本事务所向客户提供海事及航运诉讼与非诉讼事件的咨询与代理服务。在非诉讼航运业务方面,我们拥有强大的船舶融资能力,我们的客户包括许多本地及国际银行,尤其是来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德国、日本等国的银行。我们也承办大量企业及交易性运输业务,包括船舶买卖交易、造船与船舶维修合同、货物的国际经销、贸易融资、担保、信用证以及贸易文书。我们也经常在新加坡、巴拿马、利比里亚、瓦努阿图及众多其它国家办理船舶及抵押登记。

承接非诉讼航运业务代理的是我们的海事与航运诉讼团队。该团队云集了众多经验丰富、水平超群的航运业律师,可为本地及本地区的众多客户提供海事咨询与诉讼支持。同时,仲裁工作也是我们海事服务业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的航运部可以处理海事法方面的各种问题,包括与提单、租船契约、延滞费、船货损失及损坏、海上保险、海上人员伤亡、打捞费、抵押执行、造船及维修相关的索赔与争议。

我们的律师处理过很多大宗而复杂、涉及跨国及国内纠纷的海事案件。值得一提的是,我事务所的Henry Heng曾受命在一宗最高法庭的诉讼案中为打捞人员担当代理,此案是关于在印尼水域一艘沉船及其货物的打捞问题,涉及普通法打捞、打捞人员报酬、疏忽及欺骗行为。Henry还在一起牵扯石油装运和贸易的多重索赔与争议仲裁中,为一家石油贸易公司担任代理。该案所涉及的一些问题包括Platts争议、石油贸易协议、延滞费、船只的适航性,以及其他数量与质量上的问题。

目前,Henry正在为一家大型知名造船厂代理一起船舶维修纠纷案。船舶在马来西亚被扣押,但误扣申请和船只释放申请都在第一时间和上诉中被成功予以阻止。约1百万新元的船只保释金被成功获得。我们还为船厂获得对船东的即席判决。目前反诉审判还没有裁决。



刑事案件

由于我们的大部分客户均能守法,因此我们所承接的刑事代理业务不多。

不过,几年前我们的一位律师曾为一名被控毒品走私的马来西亚人提供代理律师服务。根据新加坡《毒品滥用法》规定,如果被判有罪,该犯将面临死刑判决。

尽管我们的律师尽了最大努力,但我们的当事人还是被判定有罪,并被执行绞刑。不过,代理此案的律师对于该当事人及其家属给予了高度同情,而且他深信,如果不是《毒品滥用法》中“双重推定”原则(即,如被发现携毒,则推定毒品为携带者所有,并进而的推定携带者清楚自己携有麻醉品),当事人本不会被判有罪。鉴于这一情况,我们不但免去了其家人(直至上诉法庭)的全部律师代理费用,还号召事务所的全体员工及律师向被告家属集体募捐了5000新元。

在两宗不太严重的案件中,我们曾为一家被控对新加坡某蓝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进行操纵的日本投资公司以及一家因工人在工业事故中丧生而被控违反《工厂法》的日本集团公司担任过代理律师。在前一个案件中,在我们向总检察署递交陈辞之后,控诉被撤消;而后一个案件,当事人由于我们向有关主管部门的陈辞而只被象征性地罚了些款。